被灯光拂去的尘埃,
又飞扬在用脚走动的人们的身上,
继续讲述迁徙的故事,
在夜幕的罗盘下,夜醒着,心先梦,
窗外的梧桐,脱落一片片旧日的坚韧,
我曾踏过那些感动的韵脚。

花开是一种心情,花落是一种宿命,
夏天的画外音,如期抵达心灵的荒原,
每一根草木,也都因此陷在焦渴里,
我把热爱和寂静的夜色,献给石头,
石头忠诚得如同一个语言的裸体,
就这样陪我,渡过了一个漫漫长夜。

那些喧嚣的风儿,
它们在夜里掏空窗户,
质感的伤痛涌了进来,
我试图用诗歌勾勒出这些汹涌,
却只拓出黑色的虚线,坍塌下来,
像一条陷入喑哑的河。

重重地关闭了,一个季节的走向,
缺残的部分被夜幕掩盖,
我在你的纸张上做着你想做的梦,
却又把独行交给一声不吭的脚,
在一块老得起青苔的瓦片上,
写下我的爱,画一幅会说话的绿画。

我希望你能看尽人间百态,
那些会说话的骨头,生锈的绿铜,
会记下我的脚步,我的遐想,
生活就是一个略带忧伤的故事,
低矮的土墙回荡、缠绕。

在下午的阳光里,
没有人来关心,也没有来收拾,
你蜘蛛网般的凌乱里,
那些衣裙会收回大地,
还有藤蔓和枝叶,
一如既往,行走的倒影,
不紧不慢从村里穿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