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头的花儿,生得娇艳热烈,
引来游人的纷纷驻足,频频夸赞,
还有翩翩起舞,嗡嗡吟唱的蜂蝶,
拐角的苦草,倔强地佝偻起瘦弱身躯,
独守着路口的寒风,檐间的冷雨,
时时间猝然临之的脚踏和轮辗,
春夏秋冬,光影流转。

某一天,花儿郁郁寡欢,眉眼挤作一团,
清风送来安慰,问其缘由,
花儿怨道,游人太俗,蝴蝶太妖,蜜蜂太闹,
世间太不值得,
转眼间,清风辞去,秋风做客,
刹那间呼呼风起,扫尽了枝头,
在黑暗潮湿里独自哭泣的,
是花的残颜,
再不娇艳,再没热烈,
黑压压的天边,夜雨将至。

某一年,拐角的老屋早已拆去,
换做了宽阔又漂亮的马路,
酒绿灯红,人来车往,好一片华容,
我在拐角的星巴克坐下来,
要了一杯不加糖的咖啡,
静候赴约的人,
干净,清雅,香醇,舒服,
从第一次起,我就喜欢上了这里。

我等的人还没有出现……
隔着青黄色的玻璃,外面的天下起了小雨,
今天,品咖啡的人也有点稀疏,
微风,细雨,不加糖的咖啡——
我的眼前轻轻的浮出来一个似曾相识,
倔强的佝偻起的躯影,
风雨中弯了腰,又直起来背脊,
呵,可怜的小东西。

雨,渐下渐大,
街道的空气漫溢出了一层雾气,
红红绿绿的街灯笼罩着一丝诡异,
门开了,微暖的屋子里的立刻拥进来,
一股清新的凉意,
进来的是一位绿化环卫工,
头发和胡须都已花白,身上很干净,
我让服务员又上了一杯咖啡,加糖,
老人坐在我对面,
今年70了,今天是他的生日,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模糊了车辆路人。

从店里出来后,雨已经渐渐停了,
小城的血液里被注入了全新的生命,
夜已降临,
红色的路灯闪烁着浪漫的气息,
我没有回家,
而是径直往市心广场走去——
我临时决定去拜访一位多年未见,
每每牵挂起的——老朋友,
广场的中心有一大片心状的,
翠绿翠绿的,能叫你的心上泛起,
晶莹大海之花的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