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浅海滩的中间
屹立着一株椰子树
选择在风吹雨打的前沿
是猛士在风口浪尖呐喊

只有当年关羽在芦苇的旁边
踢踏着滑板一样的石块
一手提刀一手攥紧鲁肃的手
踏破长江千重浪

我爱家乡的椰子树
你真的要单刀赴会
要不你何须这么多年
守护在黑暗的海岸上

你赴死的品质与坚贞
影响着千年历史的走向
如果畏惧或计较个人安危
民族的脊梁柱骨在哪个位置

啊!椰子树你让我惊叹
我曾经多少次轻舟划过你的身旁
我不屑一顾的看着你
原来你是顶天立地的定海神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