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脱冰雪的银装素裹,天地一天天温柔;
翻身的河流,载歌载舞,迎接春的到来;
草木暴动泛滥的新绿,饱食春光;
万紫千红的花儿,在一发不收中,争奇斗艳,挥霍春色。

玄鸟穿梭于柳丝,忙碌在明堂与河岸间,赶筑爱巢;
春雨无声,犁耙水响,蛙鸣四起;
桃儿,李儿,杏儿耐不住猫儿寻欢求偶的诱惑,
一夜放乱了十里八乡的村野。

万物裹挟在情不自禁,初恋热吻的亢奋中,
相互怂恿,给力,抵达,高潮中的高潮。无人过问。
是春引爆了万物,还是万物引爆了春;
是爱牵着魂,还是魂牵着爱。

哦,人世间,那一场场的竞赛;
这一轮轮的运动。
投入的健儿,没有自我,不问对错,倾其所能,
直到怒放,同归于尽……樱花开过,一地残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