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潜于黑暗的树,
我依靠着平缓了心跳,
让世界所欠缺的宁静皆释放,
让我赤瞳扎根于此微凉,
一片片欧石楠般如针芒刺,
开始折磨我的视觉神经。

我如同一个等待着审判之人,
疑视着猩红深渊,
这是来自伟大的报复时刻,
我也曾孤独如那蓝界域,
树前,那腐烂的木屋,
早已经矮去半截。

那风声追及的薄暮里,
落叶随风飘入那木屋,
我伸手去欲触碰,
那远在天空笼罩的虚无,
远方落日摆出了,
一种倾斜的态势,幽浮。

如那一团通红的铜汁,
被推倒泄出血流,
可谁会记取那白昼的继承者,
会来认领一曲悲伤,
在此处,那暗夜闪耀着它的鳞光,
在这一座死亡的孤岛之上。

我妄想着如那鱼一样,
游动栖身于万物的缄默之中,
神居之上不知,
可有黑色沙漠,银色梧桐,
寂寥,
日,落幕,
空,入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