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劳的园艺工人
唤醒黎明前的鱼肚白
陪我去琴房练声
清新花香冲破朦胧
抓住我心底那根喜好的藤
送我一株可爱的君子兰
看它裸露着失去养土的根
叶儿却依旧青翠欲滴

奢侈地打开琴房的灯
爱不释手里尽我所能
给青翠更坚强旺盛的生命
练声的习惯却中断我手头的摆弄
几天里忙得想分个身
学习和弄花各半份
一只破了的小木桶
擦去垢和尘

一个简陋的家望它生根
谁说得它没有情和恨
清晨里小叶的湿漉漉
那是它看懂了我的失落
傍晚清风里的轻摆动
分明是点头的谢意
它陪我在静寂里做着和声
用青翠鼓励着我的认真

它用坚强讲着花圃里的故事
抚慰着我自卑的痛和疼
一月月一阵阵
看着宽厚的叶子一层层
还有擦得铮亮油光的小木桶
不自禁刻几行文字
四年的日子也像一阵风
结束在紧张的学习中

那株陪我四年的君子兰
给了我许多谁还能懂
写一曲告别的旋律弹来生
毕业后的那个寒冬
因着君子兰去往母校
可还未到要进的系门
拐角雪地上竖着半截“树根”
竟是那小木桶的骨身

几行文字拼过命
那伤痕里还写着
曾经哀求过呼救过
君子兰的不幸和悲痛
我在雪地上泪水忘却了冰冷
颤抖的嘴唇读那几行文字
“何时开花写期待
只在窗台读青翠
双叶生死一对对
情寄四年满胸怀”
读得千年的白里起了黑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