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去很远的远方,示意背上浩大的行囊,
在你的眼前整装,不想迷失方向。
你有一页星光,纸述着旧日的飞翔;
莹莹夏夜之中,你扑着了我的信仰;
你啊,是我曾在意肆落人间的希望。

风雨里流浊了多少滴眼泪,而你的河流至今流淌,
面前是深硕的海洋,我飘洋过海将你探望;
我像个茧结在你家楼下的路灯,
我们把错过沉默得习以为常,
而我早已清楚你有你的理由,面对这番景象。

那阳光过后又将启程的明天,
是你为我晒在阳台上,帮的最后一个忙。
我在沙漠中做完最后一个梦,
这里没有声音,却把爱拉的悠长。

骆驼漫步在一望无际的思念中,
风沙遮住了月光 ,而我把你想进了梦乡,
最后一片想念,分给沿路的芬芳。
我们马上就要相见,等清晨认清你的脸庞,
惦念,只剩惦念,我藏不住满身的喜悦,
那绕完整座岛屿的爱恋,是一整个夏天。

这里炎热,真的炎热,
那八万里的跨越,去思念同一份年少轻狂;
我们放下所有姿态,去想念你的太阳;
我们不知道情怎样去表述一些昨日的匆忙,
但指针停在了今天的夜中。

我们吹着晚风,拉着行李在原地重逢,
没有人着急却都热泪盈眶,
对于相似的眼光!